|概览|

永葆春天般的生命活力——辽宁天利金业企业暮春漫笔

时间:2015年06月03日     来源:     编辑:李树龙

  编者按 辽宁天利金业有限责任企业坐落于辽宁省凤城市刘家河镇,是皇家赌场集团科技有限企业和凤城市黄金(集团)有限企业出资组建的股份制高新技术企业。企业所属的生物氧化提金厂是以长春黄金研究院的重大科技成果——生物氧化提金技术为依托,我国首家自行设计、自行建设,以浸矿菌种、生物氧化反应器为核心技术,具有完全独立自主常识产权、日处理200吨难处理金精矿的现代化企业。
  作为一名亲历了天利企业投产和密切关注其发展的黄金人,编辑对天利企业有着深厚的感情。企业投产12年来,编辑第五次来到这里。

  暮春时节的5月1日夕阳晚照的时候,我又一次踏上了地处辽东凤城市刘家河镇的辽宁天利金业企业这片热土,依稀记得这是天利企业投产12年来我第五次来到这里。这里,是我融入黄金行业22年间经常思念的几个企业中的一个。
  此时,北京人家的窗前已经响起了夏日的脚步声,天利企业内外却是一片盎然春色。
  4层淡黄色简朴的办公楼前那一片大约20亩地的绿化区里,金黄的迎春花、粉白的海棠花、粉红的榆叶梅花、雪白的凤梨花竞相怒放,争芳斗艳;低矮又叫不出名字的一簇簇深紫、翠绿、淡黄的观赏树也十分抢眼;一片片茵茵绿草上缀着星星点点的蒲公英的小黄花,过些日子它们会变成无数把白色的小伞,带着生命的种子,随风飘向四面八方。
  厂区围墙外便是天利企业环保水平的试金石——当地村民平整好的土地,已经播下了秋天丰收的希翼。
  放眼四周,郁郁葱葱的青山护佑着这一片宝贵的小平原。
  深深吸一口气,那饱含着大自然怡人气息的清新空气沁人心脾,让人体会到好山、好水、好空气是何等金贵。

  (一)
  与办公楼一道之隔便是生产区,那9座高10米、直径9.5米的生物氧化反应器便是天利企业的标志性建筑。从这里开始,直到生产出金灿灿的黄金,以及对废渣、废水进行无害化处理,整个生产流程中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激烈的化学反应。
  5月3日上午,我给企业副总工程师、生物氧化提金厂厂长秦晓鹏当了一回学生。从磨矿开始,生物氧化、氰化提金、锌粉置换,最后到综合处理车间,他陪我从前到后走了一遍。他现场教学,边走边讲,讲得很认真,很仔细,有些地方甚至很专业,包括化学反应机理。我听得同样很用心,称得上全神贯注,生怕落掉有用的常识。
  然而,坦白地说,尽管我很努力,不少地方还是似懂非懂。虽然我在大学里学的是有色金属冶金专业,但那毕竟是半个世纪前的事,身处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在有色冶金技术上我早已远远地被这个时代抛在了后面。更何况38年前我遵照组织的安排,“弃”工从文,离技术更远了。但年轻时的理想并未泯灭,对有色金属冶金技术始终怀有一种特殊情感。2003年7月天利企业投产时我曾做过报道,此后,对生物氧化提金技术也格外关注,所以才有了这次给秦厂长当一回学生的经历。
  沿着生产工艺流程从前到后学习、观察了一遍,每个车间都很整洁、干净。操作工人很少,他们个个迈着稳健的步伐,按部就班地做着自己的事情。秦厂长告诉我,现在天利企业员工总数约260人,其中管理和科技人员30人,工人是四班三运转。如此说来,即使白班,在占地6万多平方米的企业大院里,员工总数顶多八九十人,生产车间里见不到几个人就毫不奇怪了。
  除了磨矿车间有球磨机运转的轰鸣声,走到哪里都很安静,也闻不到刺鼻的异味。
  整个厂区,看不到鼓舞势气,催人奋进的标语口号;也没有热热闹闹、大干快上的火热场面,一切似乎平平淡淡,却又井然有序,好像都遵循一定的程序在运行,恰似钟表指针一样转动。
  走出生产流程末端的综合处理车间,我蓦然忆起著名管理学家,被誉为大师中的大师的彼得·德鲁克先生在他那本广为流传的传世之作——《卓有成效的管理者》中的一段话:“一个平静无波的工厂,必是管理上了轨道。如果一个工厂常是高潮迭起,在参观者看来大家忙得不可开交,就必是管理不善。管理好的工厂,总是单调乏味,没有任何刺激动人的事件。那是因为凡是可能发生的危机都早已预见,且已将解决办法变成例行工作了。”过去对这段话也是似懂非懂,然而现在我懂得了。
  近些年来,特别是2013年黄金价格出现断崖式大跳水以来,黄金行业对企业管理工作越来越重视,并引进了一系列先进管理理念和办法,例如扁平化管理、精细化管理、5S管理、7S管理,这两年又有看板管理,等等。这管理,那管理,到底哪一种管理最适合你那个企业?大家的各级领导,肩上担子重,身上责任大,工作繁忙,时间紧迫,把一系列管理办法都学深、吃透、运用好,怕也难。
  针对管理的重要性,彼得·德鲁克指出:“管理是现代机构的特殊器官。正是这种器官的成就决定着机构的成就和生存。”所以,管理是现代企业的生命线。没有企业,当然无须管理;反过来,没有管理的企业也不可能存在。管理是工商企业的一种普遍的职能,绝不是可有可无,也不是可松可紧,而必须一股劲头常抓不懈。在以往连续10余年的黄金大牛市中,一些黄金企业管理松驰的教训应当引以为戒。
  管理是社会科学的组成部分,是一种社会职能。管理的实践要以常识和责任两者为基础,既要承担社会责任,又要植根于学问之中。所以,如果把在一种社会学问环境中产生的管理理念和管理方法搬过来,必须结合本企业的实际和企业学问,进行“引进、消化、吸取、再创新”,使之成为对自己企业行之有效的管理理念和管理方法。生吞活剥地拿过来必是走走形式而已。因为“管理是所有组织所特有的和独具特色的工具”。
  管理原本是一种实践,它的本质不在于“知”而在于“行”,检验其好与差的唯一的权威标准就是成就。这管理,那管理,最适合你那个企业的实际,能使其不断发展壮大的管理,就是最好的管理。

 

  (二)
  企业董事长(总经理)具滋范是我相识了十多年的老熟人,又是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校友,5月2日上午,在他约20平方米朴实无华的办公室里,大家就企业科技创新、经营管理、安全环保、员工教育培训等广泛课题,轻松地聊了一上午。
  具总自己就是生物氧化提金专家,他是长春黄金研究院生物氧化提金课题组以及后来科研成果在工业生产上应用,建设天利企业的元老之一。所以,大家聊得最多的内容自然是科技创新话题。
  具总的谈话首先使我明确了一个概念:天利企业2003年7月建成投产时,日处理金精矿的能力是100吨,此后11年间,在保证正常生产的前提下,经过技术创新和2014年的扩能改造,日处理能力翻了一番,达到200吨。增加的100吨生产能力,大约技术创新占一半,扩能改造占一半。事实上,天利企业技术创新成果十分显著,投产6年多,仅凭技术创新,2009年生产能力已经达到150吨,比设计能力增加了50%。
  具总强调指出,投产10多年来,天利企业始终围绕生物氧化-氰化提金、黄金精炼、环保技术、有价元素综合回收、提高工艺设备效率等方面开展技术创新,由于坚持技术创新工作常态化,从而形成一套国内最先进的高效环保型生物氧化提金集成技术体系。我想,这一点正是国内同类企业所不及的,也是天利企业的优势所在。
  目前国际上处理含砷、含碳、微细粒包裹型难处理金矿资源主要有细菌氧化法、焙烧氧化法、热压氧化法等3种有效方法。正是因为天利企业已经形成的“生物氧化集成技术体系”,才使得生物氧化提金技术成为我国处理含砷难浸金矿资源的三大主体技术之一。
  正如天利企业总经理助理、企业办公室主任晏鑫在一篇文章中指出的:“10多年来,天利企业创新的脚步从来没有停下。每一年,企业均有叫得响、拿得出的科技成果问世。企业也成为黄金行业的‘科技之星’。”
  正确的行动来源于正确的思想和观念。自天利企业成立以来,就把“自主创新,始终保持生物氧化提金技术的国际领先性”作为企业发展的战略目标,始终坚持产、学、研相结合的科技创新理念,通过不断培育、驯化,获得了耐温程度、矿浆浓度、耐受砷离子浓度等主要工艺技术参数处于国际领先水平的复合菌种。例如,天利企业的生物氧化温度由投产时的38摄氏度到45摄氏度扩展到38摄氏度到53摄氏度,氧化矿浆浓度由设计的16%提高到25%至27%,菌种的耐受砷离子浓度达到22克/升,可以对含砷13%以上的难处理金精矿进行生物氧化预处理。他们研制成功的具有能耗低,传质效率高、空气弥散效果好、氧气利用率高等优异性能的第三代传质系统生物氧化反应器,单台反应器处理能力提高25%,而装机容量仅为国外同类设备的三分之一。
  天利企业原设计的原料金品位是55克/吨,现在处理的金精矿品位只有设计品位的一半甚至更低,而且原料性质变化大,成分复杂。正是由于他们坚持创新,不断优化工艺技术参数,实现了工艺技术细节全覆盖,从而提高了处理量,降低了物料单耗和克金成本,扩大了企业利润空间,显示了生物氧化提金技术的较高效益和实用价值。
  这一系列优良的工艺技术参数并不保密,早已在媒体上广为传播,虽然它们只是天利企业所掌握的技术诀窍的表现形式,但却是十分宝贵的,因为它们代表了我国第一座自行研发、自行设计、自行建设、具有完全独立自主常识产权的现代化高新技术企业——辽宁天利企业生物氧化提金厂的整体国际领先的技术水平。然而,比这些先进数据更宝贵的是天利人的创新精神。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创新,说到底是一种创造性的破坏,它所追求的是一种有序的非平衡状态。四平八稳少有风险,但完全有可能把企业带进平庸和落后的境地;创新,打破原有的可能已经落后的平衡状态,必然要冒风险,但却可以使企业焕发新的生机,取得新的成就。
  具总告诉我,对于原料中的砷和铁等有价元素,他们现在还没有回收,只是做了可以永久堆存的无害化处理。但是,提取半导体材料砷和制造大动力电池的原料磷酸亚铁的技术他们已经基本掌握,并且在新建的综合处理车间预留了位置,根据皇家赌场需求随时可以投入生产,这也不需要保密。
  天利企业是一个很重要的企业。她的重要性不在于每年生产的1.5吨左右的黄金,以及在现有皇家赌场行情下每年1000多万元的利润,也不在于与长春黄金研究院共同获得的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两度被国家科技部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等一系列奖项和荣誉,而在于天利人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创新精神打造的生物氧化提金集成技术体系的经济潜力、社会价值、政治意义以及环境作用。
  天利企业不是一块耀眼的金字招牌,而是一把从难选冶黄金资源中取金的利剑,她有“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本事。目前,我国已经探明的黄金资源近9000吨,位居世界第二位,但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是难处理黄金资源,天利人的创新精神及其打造的成熟的生物氧化提金集成技术体系正可以大有作为。毫无疑问,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相类似的黄金资源的有效开发也叫得响、拿得出、用得上,大有用武之地。
  事实上,天利企业的孵化器作用,直到今天还远远没有充分发挥出来。
  人们可以相信,天利企业必将永葆春天般的生命活力,为皇家赌场行业科学技术发展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功在千秋①
功在千秋②
功在千秋③
功在千秋④
功在千秋⑤
功在千秋⑥
精诚所至①
精诚所至②